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20年9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2020/09/08

  一、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将于9月9日至12日以视频形式举行。应东盟轮值主席国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邀请,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出席9日相关会议。

  二、今天上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抓住数字机遇,共谋合作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发表视频致辞,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

  中方这一倡议的主要内容包括:维护全球供应链开放、安全和稳定。反对利用信息技术破坏他国关键基础设施或窃取重要数据。防范制止利用信息技术侵害个人信息。反对滥用信息技术从事针对他国的大规模监控。不得强制要求本国企业将境外数据存储在境内,不得直接向企业调取境外数据。企业不得在产品和服务中设置后门。王毅国务委员讲话全文及中方倡议的中英文版本已经在外交部网站发布。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数据安全风险突出,全球数字治理面临新挑战。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提出上述倡议,目的是维护全球数据和供应链安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为制定相关全球规则提供蓝本。这一倡议也是中国为维护全球数据安全作出的承诺。我们呼吁包括各国政府、企业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支持中方倡议,共同担当数字时代的全球责任,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总台央视记者:你刚才发布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的消息。中方如何评价当前中国—东盟关系?对此次系列外长会有何期待?

  赵立坚:中国—东盟关系在东盟同对话伙伴关系中最具活力、最富内涵。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国—东盟关系已经进入全方位发展新阶段。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们携手抗疫情、稳经济、保民生,进一步深化了双方战略伙伴关系内涵。上半年,中国—东盟贸易投资合作双双逆势上扬,东盟首次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彰显出双方合作的巨大潜力和强劲韧性。中方将以明年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为契机,更好规划和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双方关系迈上新台阶。

  当前,全球和本地区疫情依然肆虐,各国面临防控疫情和恢复经济两大挑战。中方期待此次系列外长会聚焦团结抗疫和共谋发展两大主题,立足当前,着眼长远,进一步巩固地区抗疫成果,促进疫后经济复苏,为东亚地区的稳定和发展注入新动能,为年底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积累丰富成果。

  澎湃新闻记者:中方提出的《全球数据安全倡议》是否针对美“清洁网络”计划?

  赵立坚:全球数字治理需要各国建立互信、深化合作。王毅国务委员在今天上午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共商、共建、共享才是解决全球数字治理问题的正确出路。中方提出《倡议》,旨在为维护数据安全、促进数字发展与合作、推进全球数字治理贡献中国的智慧。我们愿同各方一道,本着秉持多边主义、兼顾安全发展、坚守公平正义的原则,共同应对新问题新挑战,打造数字命运共同体。

  在此我也想强调,在数据安全问题上,中方一贯是坦荡、开放、合作的。如果所有国家,特别是那些蓄意造谣抹黑、对中方进行无端指责的国家,能像中方一样作出承诺,将有助于增强各国在数据安全问题上的互信与合作。

  法新社记者:据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回复议员的一封信中称,中方对待新疆维吾尔族民众的方式“不可接受”,法方对此坚决反对。你是否了解情况?中方是否就此与法方沟通?

  赵立坚:新疆依法全面落实国家民族政策,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新疆从未有过所谓的“再教育营”。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采取包括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在内一系列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取得积极效果,为全球反恐和去极端化实践做出了重要贡献。2018年底以来,包括法国在内的90多个国家团组近千人赴新疆参访,见证了新疆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

  我要强调的是,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什么人权、宗教、民族问题,而是反暴力、反恐怖主义和反分裂问题。有关方面应尊重事实,客观公正看待新疆问题。

  香港中评社记者:近期美政府以对美数据安全构成威胁为由,宣布将禁止TikTok等中国公司在美开展业务,并全面排斥华为5G技术。中方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是否有保护中国企业境外经营的考虑?倡议能否打消美国对中国企业在数字安全领域的关切?

  赵立坚:数据安全风险是所有国家在发展数字经济过程中面临的共同挑战。正如我刚才所讲的,中方提出《倡议》的宗旨和目的在于应对这一挑战,推动数字经济合作,共谋发展。《倡议》是着眼于为制定全球准则提供一个蓝本,在应对数据安全挑战问题上,走出一条互信共治之路,共同建设一个更具生机活力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在发言中强调,解决这个风险挑战应该秉持多边主义,平衡安全与发展,坚守公平正义。各方应本着这些原则,以事实为依据,把问题放到阳光下,把建议摆到桌子上,开诚布公地讨论协商。把数据问题政治化,刻意搞双重标准,抹黑和打压别国企业的行径,损人不利己,也将严重干扰和阻碍全球数字合作与发展的努力。

  新华社记者:据报道,7日,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成功控制住疫情,值得庆贺。他呼吁世界借鉴中国抗疫采取的三大关键措施:全面建设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培养民众个人责任感,以及不断提升综合救治能力,为应对持续的疫情威胁做好充分准备。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赵立坚: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14亿中国人民,同疫情开展了殊死较量,取得抗疫斗争的重大战略成果。这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无比坚强的领导力和最可靠的主心骨作用,展现了中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展现了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伟大力量和中华文明的深厚底蕴,也展现了中国负责任大国的自觉担当。今天上午,习近平主席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概括和阐释了伟大的中国抗疫精神,那就是“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这种精神不仅将贯穿中国抗疫斗争伟大实践的全过程,也将转化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力量。

  在中国人民抗疫期间,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以各种方式向中方提供宝贵支持。中方也在自身疫情防控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尽己所能为国际社会提供援助,同各国携手合作、共克时艰,以实际行动帮助挽救了全球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彰显了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诚愿望。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重大危机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团结合作才是人间正道。任何自私自利、嫁祸他人、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做法,不仅会对本国和本国人民造成伤害,而且会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伤害。

  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中方愿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继续推进疫情防控国际合作,支持世卫组织发挥全球抗疫领导作用,同各国分享防控和救治经验,继续向应对疫情能力薄弱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帮助,共同打赢这场全球公共卫生保卫战。

  路透社记者: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及两家澳媒体机构已安排两名澳籍记者离开中国,原因是出于对两名记者在华安全的严重担忧。据了解,这两名记者受到了中方有关部门的询问,询问涉及到一项有关国家安全的调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中方有关部门在办理一起案件的过程中,依法对两名澳大利亚记者开展调查询问工作。此举属正常执法行为。在执法过程中,中方有关部门严格依法办事。

  我还想强调的是,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中方始终欢迎包括外国记者,包括中国媒体雇佣的外国雇员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采访报道工作,一直并将继续为此提供便利和协助。中方依法保护新闻采编人员的合法权利,但新闻工作者也有义务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外国记者只要遵守法律,依法依规进行报道,就没有必要有任何担心。

  《环球时报》记者:中方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之前是否与其他国家协商?下步有什么具体考虑?

  赵立坚:加强全球数字安全合作,提高数据安全全球治理水平是各方现实需要。目前,全球已有100多个国家出台了数据保护法律法规,涵盖了数据安全各方面问题,为数据安全全球治理打下了良好基础。可以说,制定数据安全全球规则恰当其时。

  近年来,中国建设性参与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东盟地区论坛等多边和区域框架下数据安全讨论。我们感到,各国亟需就数据安全这一普遍关注的问题加强沟通和协作,推进全球治理。正是出于上述考虑,中方提出了《全球数据安全倡议》,旨在为相关国际规则制定贡献中国智慧,希望得到各方支持。

  中方将本着开放、包容的态度,听取各方有益建议,共同推动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多边框架和地区平台与各方进行有益交流,以达成反映各国意愿、尊重各方利益的全球规则。

  《北京青年报》记者:据报道,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日前称,中国操纵湄公河水资源,为追求自身利益牺牲下游国家。这对东盟构成紧迫挑战。有报告显示中国25年来一直在操纵湄公河水资源,对自然水流的最大干扰恰逢主要大坝建设和运营时期。美正与湄公河国家、湄公河委员会和国际伙伴合作,以确保要求中国水资源数据透明的呼吁得到回应。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赵立坚:去年以来,美国不断炒作湄公河水资源问题,故意制造热点,挑拨地区国家关系,破坏澜湄合作气氛,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对此,我想再强调几点:

  第一,应坚持科学观点,正确认识水利设施的作用。专家研究发现,中方梯级水库投入运行后,有关河段枯季径流较此前自然状态增加了20%。湄委会8月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也认为,中国澜沧江梯级水库具有“雨季蓄洪、旱期放水”功能,有助于维持湄公河的流量稳定。也就是说,中方境内水利水电设施作用总体上对湄公河国家是有利的。

  第二,应实事求是地看待中方多年来为澜湄水资源合作所做的大量工作。中方已连续18年向湄委会和下游国家无偿提供澜沧江汛期水文数据,积极协助下游国家制定防洪减灾预案。澜湄合作机制成立以来,中方还10余次应急通报景洪水电站出境水量重大变动情况。在近期举行的澜湄合作第三次领导人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宣布,中方将与湄公河国家分享澜沧江全年水文信息,此举将进一步提升澜湄水资源信息合作水平。

  第三,美方所谓报告应该指的是美国非政府组织“地球之眼”出台的报告。该报告指责中国在上游截留了2800亿立方米的水量。事实上,中国上游水库的最大库容只有420亿立方米。这种明显违背事实的报告没有任何科学价值,已被诸多国际水利专家认定存在重大缺陷,建议美国外交官同行慎加引用。

  最后,我想说的是,澜沧江—湄公河把澜湄六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中方相信,只要澜湄国家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排除外来干扰,聚焦务实合作,就一定能够管理好共有的水资源,促进共同和可持续发展,造福沿岸各国人民。

  印度公共广播电台记者:中国军方发言人就9月7日发生在班公湖南岸的事件发表了谈话,称印方发起挑衅。印方也就该事件发声明称是中方发起了挑衅,而非印方,并称中方部队也鸣枪示警了。中方有何评论?

  赵立坚:关于你提到的有关问题,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已经发表了谈话。9月7日,印军非法越线进入中印边境西段班公湖南岸神炮山地域。印军在行动中悍然对前出交涉的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鸣枪威胁,中国边防部队被迫采取应对措施稳控现地局势。印方行径严重违反中印双方有关协议协定,推高地区紧张局势,极易造成误解误判,是严重的军事挑衅行为,性质非常恶劣。

  我们要求印方立即停止危险行动,立即撤回越线人员,严格约束一线部队,严肃查处鸣枪挑衅人员,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战区部队将坚决履行职责使命,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

  印度公共广播电台记者:我看过你提到的中国军方发言人发表的谈话。中方军队希望和印方军队举行怎样的磋商?中方部队采取了何种措施稳控现地局势?

  赵立坚:中方已经通过外交和军事渠道向印方就此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印方立即停止危险行动,立即撤回越线人员,严格约束一线部队,严肃查处鸣枪挑衅人员,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印度公共广播电台记者:我有点困惑,因为中印双方都在做类似的表态。在莫斯科举行的中印防长会晤是否讨论了班公湖地区脱离接触一事?是否达成相关协议?

  赵立坚:关于中印防长会晤,中方已经发布了消息稿,我可以简单地给你再介绍一下情况。两国国防部长于9月4日在莫斯科举行会晤。

  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表示,近期两国两军关系因边境问题受到严重影响,两国防长面对面就有关问题坦诚交换意见十分重要。造成当前中印边境紧张局势的起因和真相十分清楚,责任完全在印方。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中国军队完全有决心、有能力、有信心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双方应认真落实习近平主席和莫迪总理达成的重要共识,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希望印方严格遵守双方达成的一系列协定协议,切实加强对一线部队管控,不越过当前实控线进行挑衅,不采取任何可能引发局势升温的举动,不刻意炒作和传播负面信息。双方应着眼中印两国关系和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推动当前事态尽快降温缓和,维护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印度国防部长辛格表示,当前形势下,边境和平稳定对双边关系至关重要,应保持双方军事、外交等各层级对话渠道畅通,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问题。希望双方采取负责任态度,尽快实现一线部队全面脱离接触,避免采取使局势升级或复杂化的举措,不使分歧成为争端,推动两国两军关系尽快回到正轨。

  我也想强调,这次事件中,印方首先向中方边防部队巡逻人员鸣枪威胁,这是1975年以来两国边境的平静首次被枪声打断。中方一再强调,双方应该通过和平方式,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双方分歧,对抗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路透社记者:关于两名澳大利亚记者的问题,这两名记者是否会被允许返回中国?记者所在的澳媒体机构未来是否能继续取得报道资格?外交部是否会继续受理其他澳籍记者的签证?

  赵立坚:目前我们没有更多信息向你提供。我愿再次强调,中方依法依规处理涉及外国驻华媒体和记者事务。

  路透社记者:澳大利亚媒体表示两名被调查询问的澳记者与CGTN澳籍记者成蕾案有关。你能否证实?

  赵立坚:我刚才说过,中方有关部门在办理一起案件的过程中,依法对上述的两名澳大利亚记者开展调查询问工作。这是正常的执法行为。在对两名澳大利亚记者执法过程中,中方有关部门严格依法办事。

  关于你提到的澳大利亚籍人员成蕾案,目前此案正在依法侦办过程中,其各项合法权益均得到充分保障。

  路透社记者:中国境外的人权组织和学者批评迪士尼在拍摄电影《花木兰》期间和新疆的公安部门及其他政府机构进行合作,并称新疆公安部门和其他政府机构涉及侵犯人权。外交部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我想强调的是,所谓涉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问题。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再教育营”,新疆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为了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而采取的有益尝试和积极探索,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做法没有什么区别。新疆连续3年多未发生暴恐案件。截至2019年底,在新疆教培中心参加“三学一去”培训的学员已全部结业,并实现了稳定就业。

  国外一些反华势力抹黑攻击中国治疆政策,他们的素材基本都来自一个德国籍的所谓“学者”郑国恩。媒体已经多次披露,郑国恩实际上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他专门以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为生。希望媒体不要被他的言论所蒙蔽。你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他的推特、他的所谓报告,里面充斥着谎言。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